一零中文网 > 不灭战神 > 第五千三百九十章 风小小(求票)

第五千三百九十章 风小小(求票)

一零中文网 www.10zw.com,最快更新不灭战神 !

    “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秦飞扬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本来想低调,可没曾想,会发生这样的意外。

    凭空想象出来的一个人,没想到居然会有长得一模一样的?

    没办法。

    女子终究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子,被陆秋少的伤害。

    况且。

    现在他的目标,已经锁定白少。

    因为白少,才是真正从玄魔殿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而陆秋少,已经没有太大的价值,所以杀了对他也不会有什么损失。

    秦飞扬吐了口长气,随着一挥手,将残留下的血迹和痕迹,全部抹除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这里看上去,就像根本没有发生过杀戮一样。

    而村子里的人,都这么一直看着秦飞扬。

    虽然秦飞扬帮了他们,但他们还是很紧张。

    因为秦飞扬杀了陆秋少,杀了十二个玄魔侍卫。

    这些人,都是不能得罪的。

    要是让人知道,陆秋少这些人,都是死在这里的,那他们村子的这些人,最后还是得完蛋。

    最关键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秦飞扬会不会杀他们?

    看上去,秦飞扬虽然像个好人,但有句话说得好,人心隔肚皮,这个帮他们的人,未免就真的是一个好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三确认,没有留下痕迹后,秦飞扬就看向女子等人。

    “大人,求您放过我们,我们保证,对于今天的事,只字不提。”

    女子看着秦飞扬,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要杀你们,那刚才为什么还要救你们呢?不是多此一举嘛!”

    秦飞扬摆了摆手,扫视着一群人笑道:“放心吧,我不会伤害你们,相反,我还担心你们会出卖我呢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感恩戴德,随即纷纷摇头:“您放心,我们肯定不会出卖您,您这是救了我们,如果我们还出卖您,那跟小人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秦飞扬点头笑了笑,担忧道:“不过,陆秋少的死,肯定会引起不小的轰动。”

    一群村民点头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已经把这里的痕迹都抹掉,但因为你的长相,肯定早晚还是会被人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最好带着这个村子的人,去找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秦飞扬看着那女子说道。

    女子有些无助:“飞龙城势力这么大,我们能藏到哪去?”

    秦飞扬低头沉吟,这确实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前辈,把她们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便在此时。

    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秦飞扬转头一看,便见一个面具女子,从山林间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秦飞扬一愣。

    “对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我收到消息,说我的真面目已经‘暴’露,本来我挺生气的,没想到您是这样的人,毕竟只有您和那老头,见过我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“可当我潜伏到飞龙城的城门口,看到张贴在城墙上的通缉令时才知道,是我错怪了您,您并没有真的出卖我。”

    面具女子说道。

    秦飞扬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“当我听说,陆秋少已经找到通缉令上的女子,我就想到,可能会伤及到无辜,所以我就一路尾随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竟让我看到这一幕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您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些人您就交给我,我会妥善的安排好他们。”

    面具女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但要记住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村子,不能继续存在。”

    秦飞扬点头,并叮嘱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给我半个时辰的时间,我会将这里的一切,全部摧毁,让他们无处可查。”

    面具女子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秦飞扬笑了笑,便开启一条时空通道,正准备走进去,突然问道:“这次能告诉我,你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面具女子沉吟少许,说道:“风小小。”

    “风小小……”

    秦飞扬喃喃一句,记住了这个名字,道:“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就头也不回的进入时空通道。

    “后会有期?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我才不想再跟你见面。”

    风小小瘪嘴。

    一个连陆秋少和玄魔侍卫都敢杀的人,肯定不是简单人物。

    跟这样的人,如果有太多的交集,对她肯定没好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飞龙城。

    在城外逗留半个时辰,秦飞扬才浑身鲜血淋漓的传送到城主府,虚弱的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守在大门处的几个护卫,脸色顿时大变,连忙跑过去,搀扶起秦飞扬。

    “少城主,他……”

    秦飞扬看着几人,话还没说完,便一头倒在地上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他这伤势,自然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昏迷同样也是。

    因为要做得真实一点,要不然城主可能就会怀疑他,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回来?这里面会不会有别的蹊跷?

    “少城主怎么了?你快醒来告诉我们。”

    几个护卫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摇着秦飞扬大吼。

    但秦飞扬,已经是‘不省人事’。

    “快抱他去城主那。”

    一个护卫催促。

    另一个护卫点头,抱起秦飞扬就朝里面冲去。

    很忙。

    一座大殿就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殿内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白衣青年,正相对而坐,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正是飞龙城的城主,陆元清。

    白衣青年,则是白少。

    虽然白少的岁数,比陆元清小,但两人此刻的相处方式,便如同辈一样。

    甚至。

    在陆元清的眼神里,还能看到一丝巴结白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究竟是谁行刺我儿。”

    陆元清摇头。

    “伯父别急,等他们把人抓回来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白少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,白少!”

    “大事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但突然。

    一道疾呼声响起。

    那护卫抱着秦飞扬,火燎火急的冲进大殿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看着浑身鲜血,犹如一个血人一样的秦飞扬,两人脸色顿时不由一变,起身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秦飞扬身上的银色护甲破碎了。

    但血液,并非紫金龙血,而是普通的血液。

    这是他在城外弄的凶兽血液。

    护卫说道:“他刚刚回来,就直接昏死在大门外。”

    “昏死?”

    白少皱眉。

    对于秦飞扬还是有点印象的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最关键,他陪少城主去缉拿那面具女子,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回来。”

    护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陆元清一惊,心里升起一股不安的预感,沉声道:“他回来有没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就说了四个字,少城主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四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后面的话,还没有说出来,便昏死过去。”

    护卫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好,我儿肯定发生了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陆元清面色一沉,吼道:“赶紧给他疗伤,让他快点苏醒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护卫点头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候,秦飞扬慢慢地睁开眼,虚弱的看着陆元清和白少。

    “他醒了。”

    护卫眼中一亮。

    “我没瞎!”

    陆元清瞪了眼他,看着秦飞扬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,我儿子呢?”

    “少城主他……死了。”

    秦飞扬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陆元清身心一颤,脑袋里传来一阵天旋地转,差一点就当场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白少皱了皱眉,看着秦飞扬道:“都死了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都死了,只有我运气好,侥幸逃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秦飞扬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们死在哪的?”

    “又是谁杀的他们?”

    陆元清一把抓住秦飞扬的衣服,眼中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“我们本来是去缉拿那面具女子的,可在半道的时候,突然杀出来一群面具人,实力都很强大,并且是突然袭击。”

    “那十几个玄魔侍卫大人,还没有反应过来,便血溅当场。”

    秦飞扬一脸惊恐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

    “敢杀我的儿子,我一定要宰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陆元清怒吼。

    白少打量秦飞扬片刻,皱眉道:“连玄魔侍卫都死了,你居然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第一目标就是那些玄魔侍卫大人,因为这些玄魔侍卫大人在他们的眼里,威胁最大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就忽略了我,再加上属下也是半步永恒的修为,等反应过来后,便抓住了逃走的最后一丝机会。”

    秦飞扬解释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很完美的理由。

    白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似乎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玄魔侍卫和普通护卫摆在眼前,那不管是谁,肯定都会认为是玄魔侍卫的威胁更大。

    而此人的实力也不弱,等反应过来,逃走的机会,确实要比其他的护卫要大。

    因为其他的那些普通护卫,实力最强也就主宰境。

    “马上带我去事发地!”

    陆元清盯着秦飞扬,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秦飞扬开启生命法则,一边修复伤势,一边开启一条时空通道,随后就带着白少和陆元清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他们就降临在村子上空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,这里已经人去楼空,甚至就连村子也消失了,那就好像从未存在过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连一滴血液都没看到?”

    陆元清扫视着下方大地,皱眉道,还以为秦飞扬是在骗他,不由得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“刚才确实就是这里啊!”

    秦飞扬也露出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白少扫视着大地,突然发出神念,朝下方笼罩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他挑了挑眉,看着陆元清,说道:“伯父,虽然看上去没有痕迹,但仔细寻找,也能发现一些微不可察的痕迹,所以这里的确发生过杀戮。”